科考记忆

Posted by Proton的博客 on May 12, 2020

以下事情发生在我科考徒步的一周内。

… …

“那么你是怎么对待来参加科考的这件事呢?” wwj半站在身旁对我说。

“可能是因为我想拼命的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吧。” 我说,“现在的我头非常痛,而且这一天下来对于吃东西的欲望十分弱,感觉什么东西都吃不下。更难受的是,我没想过我会出这样的问题,我原本以为我可以去到珠峰大本营的,我现在很担忧我去不了了。”

“那你这样是很不对的啊,现在你不要想着日后的珠峰,因为越是焦虑就会越不能适应高反,而且这还会导致你徒步的后面几天会坚持不下来。” wwj着急的反驳我。

“但越是这样的去克服,越是一种挑战吧。我是一个十分追求挑战的人,对很多新的事物都愿意去尝试。当然这可能会有些唯心主义,但人定胜天这个古老的谚语我还是比较相信的。” 我答道。

这时夜色已经降临下来了,对面的群山和山上的奇怪树林都模糊得有些诡异。我转头看看这位十分可爱的老学姐,感受到了一种有人关心的感觉,很棒。“安心啦,现在的情况也不是那么差,我感觉自己还是可以很快恢复的,yx给我的期待就是可以多帮你背些负重,我想我还是可以完成的。”

这时我又感觉到一阵头痛感袭来,也不顾旁边的人,大口大口的使劲呼吸了几口,但还是无法解决大脑由于缺氧带来的刺痛感。于是乎也什么都不想,抓紧转身回去帐篷,早点睡个觉。身后的山也更加黑暗了,什么都无法观察到。

这次徒步是从屋脚乡开始的,这是一个十分潮湿的小乡村。即使我来自江南水乡,也觉得这里过分的潮湿。

我们是乘着一辆面包车从西昌直接到这儿来的。路上的泸沽湖,群山,完全的把我们的注意力给吸引了,遵循古老的旅游法则:下车尿尿,上车睡觉。我们在坐了一天颠簸的车后,当天傍晚就到了屋脚乡。

下车和ldy一个拥抱,再看见两位尽职的前站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感觉确实是十分的舒心。当晚住旅店,吃饱喝足,洗漱一应俱全。次日,推门下楼,看到对面的群山笼罩着一层水汽和云朵,那种飘渺的感觉就像在仙境中一般。

Day1

大伙在住宿前准备好了,一起拍了张合影,然后踏上预定路线的道路。

刚开始的路上大家都很兴奋,走走停停拍拍照,简直像春游的小朋友们。

“嘿,你是在拍我吗?”yx笑着对我说。

“是啊是啊,请把头往这边靠一点,这样好看。”我本来在拍着路上的野花,对这个闯进镜头的脸很是无奈的笑着说。

第一天我就感觉到了隐隐的头痛,来自于我那有了高反的脑袋一直向我抗议。我很不喜欢大脑无法控制的感觉,这会使得我感觉像失去了自己最大的依仗。

Day2

“我第一次用自拍杆,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yym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四个月前,当我第一次使用自拍杆时来拍我自己时,我也忍不住脱口说出了这句话——原来人人都会喜欢自拍杆这东西。

第一天已经走完,走得惊人的顺利,从海拔2900到4100的爬升加上近20km的徒步距离,我们都顺利的走完了。但是这第二天,我们在刚开始前进的时候就遭到了很大的挫折。路线找不到路了,在艰苦的探路回来之后,还是没有找到GPS中原定的路线,很明显大家的锐气都有点降低了。在失去路线之后,我们不得不开始原本尽量去避免的暴力穿越丛林。于是到时间近午饭时,由于速度大幅的拖延,大家还是没有达到预计的地点,看来整个行程是要往后拖延了。

第二天我的身体应该是开始恢复了。由于我十分相信我自己的恢复速度,在次日原本很严重的高反症状就真的心想事成似的慢慢消退,呼吸和大脑也已经开始适应,这很好!

今天由于我比较轻松了,所以开始用音乐来陪伴大家,而听到音乐声后大家也回应得很热烈。

Day3

第三天没有印象,整天都是雨,整个世界都是雨…

我的身体已经冻僵了,其实早就该冻僵了。

从第一天开始,我就穿上了一件吸水的冲锋衣。也不知道是谁穿过的,已经完全不防水了。每当有雨从天上落下,落在我身上,那衣服就会吸收它,欢快的增加重量。

刚开始我的手是插在口袋里的,因为感觉这样会比较暖;再接着我拿出来用力的握着拳,松拳,利用骨骼肌产热;再后来又放回口袋里,因为产热明显并没有什么作用。

所以我在走路的时候双手插口袋,这并不是装逼,而是真的冷而已。

晚上万幸,在听到天空中雷声阵阵时,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牧羊人的小木屋,把门锁用大石块砸开后,我们躲进了这个五星级豪华木屋房,我们终于可以变干燥了。我们全身,包括衣服,裤子和鞋子,背着的帐篷,甚至一些贴身的内衣裤,都是湿漉漉的,就像从来没有干过。

大家都想生火,于是分头分工,一部分人去屋外和房屋角落里拾了些柴火。然后大家挤在一起准备利用打火机点燃这些木材。但我看到几位队友生火的姿势后,哑然失笑,有过烧烤经历的我知道直接用打火机是没法点燃木材的。强忍看着他们放弃尝试后,自己过去把木材堆成下面留空的一堆,使用一些树叶布置好引火层,然后紧接着用石块绕了一圈做好防风准备,才开始试着点火,当然也没有那么容易成功。但中途zyb也很感兴趣的凑了过来,帮着我一起完成了这个浪漫的事。

篝火晚会开始了,大家排排坐着,开始聊天,开始讲自己的故事,开始唱歌,最后肩并肩躺下入睡。

Day4

起床后出门,忽然发现自己带来的摄影器材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那木屋对面的雪山,在朝阳升起时露出了光芒万丈的一面,我抓紧拿出设备摆着拍了几张照,才依依不舍的收起设备。

这次徒步的摄影计划准备中,我是有错误的。我其实不应该带这么多设备和器材来,因为到最后真的没有使用到,反而又增加了我的负重:原因上来说就是大家都不是来旅游的,徒步过程中走得很累,根本就没有精力来配合你做一些摄影的需求。

比方说我想拍一个队伍在山谷里走的画面,那最好的选择是我跑到距离队伍一定距离的地方,然后可以以大背景衬托队伍的渺小。

但首先队伍不会允许你跑到远处,其次他们甚至也根本不会停下来,这和旅行时候的摄影完全是两种难度,摄影器材也无从用起,只得忽然停下来拍段视频或者从后面往前拍队伍的后脑勺,最后所拍到的也无非是一个人或几个人背着包在走而已。

今天傍晚来到了一个小山村。小山村里有着40几户人,却也通了电,不禁感慨中国的基建。

在晚上停下搭帐篷休息的时候,我照常往大家脸上看去,却发现ljf开心的笑了(为什么呢 )。

Day5

从小山村出来,一路爬上山坡,放眼下望,太阳也刚刚升起,金色的晨光洒满了山村的田野,屋顶,树林。好似一个世外桃源的完美世界!

一路向上走着,沿途是被泥石流冲断的参天大树,放眼望去都是壮美的景色,欣赏且铭记。

今天有一个队友身体不适,所以走在了最后面。然后在一个特别陡峭的土坡上,我们忽然发现前队和后队竟然分开了,于是我们在山坡上开始等待后队,我躺下,望着天空,蓝蓝的天空上一丝丝的云,慢慢的闪耀了我的眼睛。最后被舒服得闭上了眼,享受着身体极度疲惫之下精神的超脱。

Day6

我们出山了!终于踏上了沙石路,虽然我们已经疲惫不堪,虽然我们还走在骄人的烈日下,虽然我们还在一刻不停的走着。但我们毕竟是踏上了人类文明社会的产物,文明的结晶。在马路上走着,比起之前在野外艰难的跋涉和探路过程,我前所未有的感动于那些为了造这条路付出辛勤力气和汗水的工人们和工程师们。

我们从山顶往山脚走去,沿途都是陡峭的悬崖,从山上看下去,下面是滔滔的大河。好一个风景壮美的地方!

至此,六天半的徒步已经结束。由于在此听说前面的路由于山体滑波和泥石流,可能会存在不可控的风险,所以我们通过投票中止了这次科考徒步。无奈的说,其实我是想走到稻城亚丁的,但也明白事实就是这么简单,很多种因素作用下最终还是得一声长叹,一眼遥望。

========这是轻松的分割线========

Day7

第七日,天地万物都造齐了,上帝完成了创世之功。在这一天里,他歇息了,并赐福给第六天,圣化那一天为特别的日子,因为他在那一天完成了创造,歇工休息。就这样星期日也成为人类休息的日子。

早上起来发现ljf和yx不见了

噢,原来是在隔壁找了个房间。

lwy一直在重复这个

打牌时wwj写了大王和小王代表yx和ljf。

smd从昨晚开始就精神不太正常,有点恍惚。

昨天下午回来时ljf和smd聊了很久

出发时在火车上我发现ljf和yx不见时,还特意打了一个电话”骚扰”了人家。

哦~~

我们召集了圆桌会议,在打牌的都把牌放下了,在吃东西的已经无心关注手里

ldy燃起了他的队记天赋,手指纷飞不停的在手机上记录着什么,qz也开启了主持人模式,拿着手中已经开启录音的iPhone不停的发问。

不过大家马上都习惯了,因为两人开始不停的秀,正如俗话说的“看啊看啊就习惯了”,我们不久就都麻木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联系上了一辆包车,我们于是返程回到木里。

车开到深夜,进入晚上,我们的车依然开在峡谷的边上。车上大家昏昏欲睡,而我却看着车前挡风玻璃无法分神,那时我真有种进入地狱边缘的感觉,车开在黑暗的大山间,偶尔会经过一些机械工厂和各种奇怪建筑,车灯就像limbo里小男孩的眼睛一样发光却照不到前方。 天黑之前就开始下雨,雨打在前挡风玻璃上,和雨刮吱嘎吱嘎的一下一下硬生生的刮着形成了一种奇妙的氛围。

⋯ End …

正如一句不知道是谁说的话,故事说着说着就会结束。

前夜有惊无险的到达木里县城,然后搭大巴到西昌,接着是火车到成都。一趟历时15天的科考行程就要结束了。

很感谢一路陪我走下来的队友们,你们是辛苦的,也是最棒的。

很幸运自己能抽出这么一段时间来参加科考以及集训,这段时间特别的珍贵。

很怀念我和我们在科考之前,科考途中,科考结束时的一幕幕场景,我想我会永远牢记。